首頁 > 讀書 > 小說 >

第二十六卷 懵教官愛女不受報 窮庠生助師得令終

詩曰: 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 盤中何所有?苜蓿長闌干。 這首詩乃是廣文先生所作,道他做官清苦處。蓋因天下的官隨你至卑極小的,如倉大使、巡檢司,也還有些外來錢。惟有這教官,...[詳情]

第三十九卷 神偷寄興一枝梅 俠盜慣行三昧戲

詩曰: 劇賊從未有賊智,其間妙巧亦無窮。 若能收作公家用,何必疆場不立功? 自古說孟嘗君養食客三千,雞鳴狗盜的多收拾在門下。後來被秦王拘留,無計得脫。秦王有個愛姬傳語道:「聞...[詳情]

第三十六卷 王漁翁捨鏡崇三寶 白水僧盜物喪雙生

詩云: 資財自有分定,貪謀枉費躊躇。 假使取非其物,定為神鬼揶揄! 話說宋時淳熙年間,臨安府市民沈一,以賣酒營生,家居官巷口,開著一個大酒訪。又見西湖上生意好,在錢塘門外豐樓...[詳情]

第三十八卷 兩錯認莫大姐私奔 再成交楊二郎正本

詩云: 李代桃僵,羊易牛死。 世上冤情,最不易理。 話說宋時南安府大庾縣有個吏典黃節,娶妻李四娘。四娘為人心性風月,好結識個把風流子弟,私下往來。向與黃節生下一子,已是三歲了...[詳情]

第三十七卷 疊居奇程客得助 三救厄海神顯靈

詩曰: 窈渺神奇事,文人多寓言。 其間應有實,豈必盡虛玄? 話說世間稗官野史中,多有紀載那遇神遇仙、遇鬼遇怪情慾相感之事。其間多有偶因所感撰造出來的,如牛僧孺《周秦行紀》道是...[詳情]

第三十五卷 錯調情賈母詈女 誤告狀孫郎得妻

詩曰: 婦女輕自縊,就裡別貞淫。 若非能審處,枉自負歸陰。 話說婦人短見,往往沒奈何了,便自輕生。所以縊死之事,惟婦人極多。然有死得有用的,有死得沒用的。湖廣黃州蘄水縣有一個...[詳情]

第三十三卷 楊抽馬甘請杖 富家郎浪受驚

詩云: 敕使南來坐畫船,袈裟猶帶御爐煙。 無端撞著曹公相,二十皮鞭了宿緣。 這四句詩乃是國朝永樂年間少師姚廣孝所作。這個少師乃是僧家出身,法名道衍,本貫蘇州人氏。他雖是個出家...[詳情]

第三十四卷 任君用恣樂深閨 楊太尉戲宮館客

詩曰: 黃金用盡教歌舞,留與他人樂少年。 此語只傷身後事,豈知現報在生前! 且說世間富貴人家,沒一個不廣蓄姬妾。自道是左擁燕姬,右擁趙女,嬌豔盈前,歌舞成隊,乃人生得意之事。...[詳情]

第三十二卷 張福娘一心貞守 朱天錫萬里符名

詩云: 耕牛無宿草,倉鼠有餘糧。 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 話說天下凡事皆由前定,如近在目前,遠不過數年,預先算得出,還不足為奇。盡有世間未曾有這樣事,未曾生這個人,幾十年前...[詳情]

第三十一卷 行孝子到底不簡屍 殉節婦留待雙出柩

詩云: 削骨蒸肌豈忍言?世人藉口欲伸冤。 典刑未正先殘酷,法吏當知善用權。 話說戮屍棄骨,古之極刑。今法被人毆死者,必要簡屍。簡得致命傷痕,方准抵償,問入死罪,可無冤枉,本為...[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