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讀書 > 詩詞 > 古詩詞 > 唐詩 >

琴曲歌辭。明月引

2019-10-13    作者:盧照鄰   來源:《全唐詩》   VIEW:

琴曲歌辭。明月引

盧照鄰

洞庭波起兮鴻雁翔,風瑟瑟兮野蒼蒼。

浮雲卷靄,明月流光。

荆南兮趙北,碣石兮瀟湘。

澄清規于萬里,照離思于千行。

橫桂枝于西第,繞菱花于北堂。

高樓思婦,飛蓋君王。

文姬絕域,侍子他鄉。

見胡鞍之似練,知漢劍之如霜。

試登高而極目,莫不變而迴腸。


本文來源於《全唐詩》

《全唐詩》,是清朝初年編修的匯集唐代詩歌的總集,全書共九百卷。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清聖祖玄燁即考慮編纂此書,至四十四年(1705年)三月,他第五次南巡至蘇州時,將主持修書的任務交給江寧織造曹寅,並將內府所藏季振宜《唐詩》一部發下,作為校刊底本。同年五月,由曹寅主持,在揚州開局修書,參加校刊編修的有賦閒江南的在籍翰林官彭定求、沈三曾、楊中訥、潘從律、汪士綋,徐樹本、車鼎晉,汪繹、查嗣瑮、俞梅等十人。至次年十月,全書即編成奏上。全書共計收詩48900餘首,涉及作者2200餘人。全書利用了季振宜編《唐詩》和胡震亨編《唐音統簽》的成果並在此基礎上,旁采殘碑斷碣稗史雜書所載,拾遺補缺,網羅了唐五代的詩歌,包括已結集者及散佚者而成。《全唐詩》在編校時,曾訂正過一些所收材料的錯誤。但也還存在漏收、誤收以及小傳蹐舛、篇章復出、作者張冠李戴、詩題錯誤、小注錯誤等問題。儘管如此,仍不失為一部資料豐富和比較完整的唐詩總集。

全書以帝王後妃作品列於首;其次為樂章、樂府;接著是歷朝作者,略按時代先後編排,附以作者小傳;最後是聯句、逸句、名媛、僧、道士、仙、神、鬼、怪、夢、諧謔、判、歌、讖記、語、諺謎、謠、酒令、占辭、蒙求,而以補遺、詞綴於末。它不但全部收集了唐代知名詩人的集子,而且廣泛搜羅了一般作家及各類人物的作品,全麵反映了唐詩的繁榮景象。

《四庫全書總目》述《全唐詩》資料來源雲:「是編秉承聖訓,以震亨書為稿本,而益以內府所藏《全唐詩集》,又旁采殘碑斷碣,稗史雜書之所載,補苴所遺。」所言較含混,且有所隱諱。經今人周勛初考證,知《全唐詩集》即指季書,彭定求等對二書的利用情況,亦不盡屬實。以《全唐詩》與季、胡二書覆勘,可知是 以季書為主、兼采胡書編成的。具體來說,初、盛唐部分以季書為底本,略作增刪校補,即成定本,中,晚唐部分,季書比較單薄,編修諸臣參用胡書作了較大幅度的增補,如殷堯藩詩,季書全缺,即據胡書補入;胡曾、司空圖詩,季書失收甚多,亦據胡書補齊。另外,季書所輯以完詩為主,胡氏則廣搜零章碎句。《全唐詩》各集後所附佚句,絕大多數係據胡書移錄。

《全唐詩》由於成書倉促,存在問題不少。也有誤收、漏收、張冠李戴之弊,如《全唐詩》收唐溫如之詩,但溫如實非唐代人,一些敦煌故物不見於當時,如王梵誌的詩,韋莊《秦婦吟》則未見記載。其主要有如下數端:一、未及廣檢群書,故缺漏甚多;二、考訂麤疏,多有誤收,今人考訂其誤收他朝詩即達數百首之多,唐人張冠李戴、重收復出之作亦不少;三、小傳較疏舛,作者先後次第亦多混亂;四、諸詩皆不注出處,徵引者難以覆按;五、校勘不精,詩題及詩句錯誤較多。

清聖祖玄燁為《全唐詩》所作序中,謂全書共「得詩四萬八千九百餘首,凡二千二百餘人」,後人多從其說。其實,玄燁所舉數並不精確,近年日本學者平岡武夫編《唐代的詩人》、《唐代的詩篇》,將《全唐詩》所收作家、作品逐一編號作了統計,結論是:該書共收詩四萬九千四百零三首,句一千五百五十五條,作者共二千八百七十三人。這個數字是相當可靠的。

《全唐詩》編成的次年,即由內府精刻行世,後又有揚州詩局本,二本皆為一百二十冊,分裝十函。光緒十三年(1887)上海同文書局石印本,歸併成三十二卷。1960年,中華書局據揚州詩局本斷句排印,並改正了一些明顯的錯誤。

輯補《全唐詩》的著作,以日本上毛河世寧(即市河寬齋)《全唐詩逸》 三卷為最早,成書時間約相當乾隆時期,凡補詩七十二首,句二百七十九條。中華書局本《全唐詩》附於全書之末,今人王重民輯《補全唐詩》、《敦煌唐人詩集殘卷》二種,據敦煌遺書補一百七十六首,孫望《全唐詩補逸》二十卷,補詩七百四十首又八十七句,童養年《全唐詩續補遺》二十一卷,補詩一千一百五十八首又二百四十三句。以上四種,由中華書局合編成 《全唐詩外編》出版。另外,近年尚陸續有一些唐詩補遺之作發表。

考訂著作,有劉師培《全唐詩發微》,收入《左庵集》,篇幅不多;岑仲勉《讀全唐詩劄記》,訂正《全唐詩》小傳、篇章等錯誤,甚為精到,收入中華上編版《唐人行第錄》。今人張忱石編《全唐詩作者索引》,由中華書局出版。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