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兩岸 >

《共饮一江水》序-金門供水始末

2019-11-19    作者:朱高正   來源:兩岸新聞   VIEW:


臺灣   朱高正

 

    我所尊敬的陳國樑廳長大哥終於在歷經23年的不懈奮鬥,在黨中央及相關部門、領導的支持下,完成了由福建晉江向金門島供水的劃時代的工作。他把這23年來的工作巨細靡遺整理成現在呈現在大家面前的這本《共飲一江水》一書, 作為慶祝新中國創建70周年的賀禮。他希望我為本書寫個序我實在沒有推脫的理由。因為在這23間,從頭到尾我都斷斷續續扮演了一定的角色。為此在為本書做序時,我內心不由自主地翻滾不已,這裏面夾雜著私人感情因素又寄託著對兩岸和平統一的深切期望。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促成了我成為兩岸通水第一個來自臺灣地區參訪團的團長。記得19967月下旬,臺灣立法院即將休會,兩位新黨籍的國民代表大會代表曹原彰與李炷峰專程來立院拜訪我,說他們從媒體得知,大陸當局有對金馬地區供水的計畫他們兩位接受金門、連江兩縣縣議員的請求,準備在8月中旬組團訪問福建。他們認為我對大陸比較瞭解,聲望比較高,希望我當團長,帶領他們到福州、廈門訪問。曹原彰算是我的老朋友,他上次拜訪我是在1987年的8月份 ,當時我在臺灣以最高票當選立法委員。從19872月我以雷庭萬鈞之勢,撼動國軍黨軍事戒嚴統治的權威,終於迫使蔣經國宣佈自1987715日零點起,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當年9月即將開會,曹原彰帶著翁明志來見我,告訴我說,解除戒嚴令只限於臺澎地區金門、連江兩縣仍處於戰地政務管制區 ,希望我好人做到底,也為金馬地區民爭取跟臺澎地區的民眾一樣,享受正常的生活。後來經過我與當時的國防部長鄭為元上將溝通後,終於順利達成金馬地區解除戰地政務的管制。我知道曹元彰很體貼我,不是很重要的事他不會來麻煩我。所以當他和李炷峰來懇托我擔任金馬供水的團長時我就答應了。    

當年816日我們一行8人不是中央就是地方民意代表,搭飛機經香港轉飛廈門上飛機後曹原彰才跟我彙報參訪團的計畫,聽完之後,嚇了一跳 ,他們已與廈門市與福建省台辦部門聯繫過了。對於向金門供水,廈門當然很積極。但就我所知,廈門市水資源十分緊張,還要靠漳州市九龍江的水資源,怎麼有剩餘的水供給金門呢?所以我就要求曹原彰跟所有的團員做工作,希望大家配合, 在停留廈門期間,任何場合絕口不提供水一事,只是做禮拜會,要把供水的問題放在福建省水利水電廳。正因為如此,參訪團一行到福州後,得到陳國樑廳長熱情的款待。雙方一拍即合,對金馬供水形成許多重要的共識,對爾後工作的進展起了醍醐灌頂的作用。記得那時福建省水利水電廳的官員向參訪的團員埋怨,說陳廳長計畫訪問臺灣,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備齊檔,向臺灣當局提出申請入臺,卻遲遲末見批可。那時只見曹原彰跟陳廳長說,這丁點的小事只要朱委員(即我)辦公室的秘書撥個電話就可迎刃而解了。果不其然,參訪團返臺之後,在我協助之下,不到一個星期就批可陳廳長率團赴臺訪問。

    在兩岸關係工作上,國樑兄具有天生的優勢,他出生在泉州,通曉閩南語,跟臺灣同胞交往少了一層隔閡,再加上國樑兄性格陽光,古道熱腸,精力充沛,極具敬業精神,有這樣人格特質的人一到臺灣簡直就是龍入大海一般,這對國樑兄日後在臺灣廣結人脈具有莫大的助。國樑兄19984月第二次訪臺最重要的活動行程拜會臺灣海基會就是由我安排的,在一起談得很順很開心,金門嚴重缺水,兩岸通水技術要先行,些共識對日後工作的推展起了很大的幫助。就福建向金門供水一事堅持了23個歲月不動搖,足以說明大陸官方秉承為臺灣同胞辦實事、解難事的情感,特別是國樑兄的團隊可貴的堅強毅力和堅定決心。

    在我的協助下,兩岸官方終於就金馬通水的磋商踏出了第一步。這中間雖然臺灣地區最高領導人李登輝曾經公開質疑統戰水,要是中共在水中下毒怎麼辦,旋被包括我在內的有識之士批評為幼稚與違反常理。更令人遺憾的是,腐敗的國民黨當局看到兩岸通水的商機,一直苦心積慮要安排其黨營事業來壟斷經營。而我則堅持,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由兩岸的地方政府在香港或新加坡以一比一的比例成立合作公司。這期間,臺灣執政當局不斷的更迭和臺水利主管部門一再調整與改組,主管人事異動頻繁,使得兩岸的溝通增加不少阻力。而民進黨執政後,先是對通水議題不上心,繼之則阻擾有加。所幸大陸方面立場堅定,先積極解決通水技術問題,從供水地點的選定、運水線路的設計、到埋設通水海底管道的探勘,為未來的通水打下堅實的基礎。記得20024月下旬馬袓地區嚴重乾旱,缺水嚴重。我看到報後,馬上打電話給國樑大哥,從而促成了54日福州向馬祖首次應急運水2300噸,創造了兩岸通水的歷史記錄,得到臺灣民眾廣泛的認同,從而也為金門供水產生了積極的推力。在歷盡千辛萬苦,雙方簽訂協議後,臺灣在很多施工細節上,仍然百般刁難譬如施工船隻,堅持不使用便宜的大陸船隻,即使完工之後,通水儀式也遭到民進黨當局的一再阻擾宕,時間達半年之久,但最終在祖國大陸的誠心、耐心和不懈奮鬥努力,在金門地區民眾強烈要求,與金門縣政府反抗民進黨政府指示下,強行在201885日完成,實兩岸一家親,共飲一江水的夢

    2019115日,秋高氣爽,在實現晉江對金門供水一年三個月後的今天,國樑大哥親自陪我與曹原彰先生來到供水的源頭-----秀麗的晉江市龍湖水庫使我感慨萬千。昔日的戰地,如今成為兩岸共飲一江水的示範區,這體現了改革開放後中共兩岸政策的調整是真心誠意為包括臺灣同胞在內的中國人民謀幸福。我們在龍湖邊的晉金公司,目睹工程資訊化的管控室和展示廳,充分體現大陸上下的用心良苦,水利人的苦心經營,通水先通心的魅力,我們看到龍湖的充足水源,供水金門的優良水質,現代化的管控模式,晉江水毎天源源不斷流入金門,心潮澎湃感動不已,這是堅持了23年的曲折歷程才能有今天的實現,真是來之不易!反觀臺灣當局,仍停留在冷戰思維,對通水一事一再阻擾,才使整個工程拖長達20年。但我相信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古訓,希望臺灣當局早日放棄冷戰思維,向中共看齊,以人民為中心,共同為完成中華民族的復興而努力。其實,福建晉江向金門地區供水,只是小事一件,但曲折萬分,間接反映出兩岸和平統一的複雜與難度,由於大陸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以民生為重,終能突破萬難,創造歷史。相信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引領下,隨後而來的通氣、通電、通橋問題也將迎刃而解,邁向兩岸和平統一的光明大道!國樑兄的團隊23年的不懈奮鬥也將銘刻在中華民族復興的歷史上!

                             2019115日於福州

 

陳國樑撰文說明:朱高正 臺灣知名人士 南宋大儒朱熹26代世孫,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糸畢業。我同朱高正先生結識於兩岸通水的漫長征途中。他是兩岸通水的開創者和積極推進者。1996818日他首次率團一行8人來福建省水利水電廳訪問洽談福建向金門馬祖供水事宜。我與他長達23年的兄弟般來往相處中,他擁有的知識淵愽,為人寬容,執著追求,行己有恥人品素質給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我認為朱高正先生有四種特質和身份:哲學博士、易經大師、社科教授、忠誠愛國衛士。

一、他是聯邦德國波恩大學頂級博士(德國分為5級博士),當年他的博士論文一發表、就被德國著名出版商即以《朱高正博士論文專著》出版,當時德國執政當局第一次就是購買了400本發給德東地區學習;三年前我們國內商務印書館開始編而西方十大傑出哲學名著譯叢,被收印著名作者中朱高正先生是唯一健在的學者。

二、他是全球易學大師,國際易學聯合會名譽會長。20001230日應邀進中南海給中央政治局領導人講述易經的四大師之一。

三、他是社科教授,九十年代他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特聘教授,曾在中央黨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上海交大、復旦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廈門大學等著名高校講學七八十場。最近還應邀在浙江溫州市朱子學堂以《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一一從易經恒卦談起》為題,給黨員幹部上黨課,引起了很大反響。

四、他是忠誠的愛國主義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捍衛者,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積極倡議者,復興傳承優秀傳統文化更是他一生的夢想和奮鬥目標。1996年,大陸海協會首任會長汪道涵先生如此評價:朱高正先生是站在兩岸矛盾之上的人。鄧小平逝世當天,朱先生撰寫了一篇《改革開放和平發展——一悼念中國人民兒子鄧小平》的悼文,發表於《上海理論內刊》,鄧小平弟弟鄧墾說:朱先生對我哥哥的理解,就算在祖國大陸也不多見。朱高正先生在思想上、理論上和行動上,無論在臺灣、在大陸、在海外,處處都體現出忠誠於偉大祖國,熱愛社會主義,信仰中國共產黨。前年他對我說:解決臺灣問題終究要靠大陸。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