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人物 >

姜昆:以歡笑的形式記錄時代

2019-10-13    作者:黃維、宋子節、韋   來源:人民網   VIEW:

姜昆走進會客室的一瞬間,讓人不禁感嘆當年風靡春晚舞臺的那個年輕人未曾老過。雖然剛剛結束在新加坡的講座匆匆返京,但是這位68歲的藝術家依舊神采奕奕,臉上始終綻放著親切的笑容。

1987年春節晚會上,姜昆與唐傑忠表演的《虎口遐想》堪稱是一部教科書式的經典作品。一個沐浴在改革春風中的年輕人形象,深深烙印在中國人的心中。

從改革開放初期的《如此照相》,到2017年的《新虎口遐想》,姜昆在舞臺上陪伴了觀眾近40年,也見證了中國相聲40年的風雨兼程。在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之際,人民網獨家專訪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姜昆,一同見證他用歡笑的方式記錄改革開放的榮光。

「改革開放為相聲創作吹進一縷春風」

人民網:談到改革開放初期的相聲作品,人們首先會想到您在1979年表演的《如此照相》,在您看來,這部相聲為何在當時引起熱烈反響?

姜昆:《如此照相》是迎著改革春風而生的作品。它如同一隻新苗,在極為重要的歷史節點破土而出。它揭示了人民對於極左思潮的厭惡和批判,表達人們希望將過去極左的革命航船撥正方向的心聲。這部作品用荒誕的手法諷刺現實社會的問題,用幽默的語言反映廣大民眾的心聲。它用曲藝獨具的藝術表現方式,收穫四兩撥千斤的良好效果,引領了曲藝的新風尚。

人民網:在此之後,您又創作了讓觀眾津津樂道的《虎口遐想》《祖爺爺的煩惱》等一系列作品,您覺得這些作品的成功因素是什麼?

姜昆:相聲作品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它把「包袱」藏在一個個充滿生活氣息的場景中,讓觀眾感覺既親切,又可樂。它把生活中的瑣事、煩心事調侃成段子,給老百姓的平凡生活點綴不少樂趣。

不僅如此,它還將老百姓的生活符號作為時代特點記在相聲當中,觀眾聽相聲時,如同翻閱一篇篇時代的畫冊。正因為有了計畫生育基本國策「只生一個好」,才有了《祖爺爺的煩惱》;正因為打開國門,才有了「TDK」、「老三洋」這些讓大家捧腹大笑的文化符號。人們樂于聽,樂于看,也樂于回想,在相聲中愉快地回憶過去的生活。可以說,在改革開放之後,嶄新的生活賦予相聲創作全新的生命力,為相聲吹進一縷春風。

人民網:如何讓相聲與百姓生活充分結合,找出藏在生活中的「包袱」?

姜昆:要想找到真正有趣的「包袱」,就要親自到生活中採集笑料,講身邊的人,說熟悉的事,把最能引起共鳴的內容反映在作品當中,這樣才能切實拉近與觀眾之間的距離。

比如,為了響應政府「爭做文明市民」的號召,我們創作了《我與乘客》。為此我們專門到無軌電車103線路上體驗生活。103路終點站是和平里,於是誕生了作品開頭的第一個包袱。我介紹說「這位老何同志」。李文華先生說:「我不姓何」「我記錯了,您姓平,老平同志」「我也不姓平!」「那你姓什麼?」「我姓李」 「噢!和平里!」這個包袱的來源就是生活。

老一輩藝術家告誡我們:「要想嘴會說,多嘮莊稼嗑」。18歲時我在東北當「知青」,接觸到很多當地方言,後來運用到相聲當中——「知道北京人在人民大會堂招待外賓吃什麼?豬肉燉粉條可勁造!」這些都是東北生活當中的「莊稼嗑」。只有做到求教於人民、求教於生活,用生活的豐厚滋養和沁潤心田,才能創作出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精品力作。

姜昆歷年表演照片集錦

人民網:進入新時代,80後、90後的群體力量逐漸壯大,相聲作為一門傳統曲藝如何與年輕人對話?

姜昆:相聲離不開年輕觀眾。作為一種傳統曲藝形式,我們不能固步自封,要想辦法吸引年輕人。現在一些老同志總說:「不理解年輕人在互聯網上說的話、唱的歌」。但是,忘掉年輕人就是忘掉明天,沒有明天就沒有希望。所以要吸引他們聽相聲,要想辦法主動靠近他們,抓住年輕觀眾的心。

現在是相聲的好時代,因為傳統相聲時新化、相聲人才年輕化的趨勢非常明顯。小劇場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為相聲人才的傳承提供沃土。在小劇場里,年輕人說相聲給年輕人聽,說者與聽者更容易產生共鳴。相聲不斷被注入新鮮的血液,傳統曲藝就能持續不斷地煥發活力。

人民網:您在接近年輕觀眾方面做過哪些嘗試?

姜昆:在系列演出《姜昆「說」相聲》中,我專門設立了「姜昆和80後、90後『說』相聲」板塊,旨在增加與年輕人的溝通和對話。我還學了街舞、說唱,希望將傳統相聲和流行元素相結合,從而吸引孩子們來聽相聲。

在《新虎口遐想》中,作為老同志,我講述我的苦惱,但是這種苦惱也讓年輕人覺得有趣,因為這確實也是他們的生活。「掉老虎洞裡,沒有人救,全拿手機拍照」。這種「包袱」和年輕人非常貼近。所以想要吸引年輕人,就要設身處地為他們著想。一方面貼近他們的喜好,另一方面也引導他們正確地欣賞藝術,用充滿正能量的作品影響他們的生活。這是我們曲藝工作者的責任和擔當。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