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人物 >

蔡明 不裝嫩、不怕老 到任何年紀都無可挑剔

2019-10-13    作者:記者 周慧曉婉 實   來源:新京報   VIEW:

年輕時的蔡明。

蔡明不喜歡接受採訪,也不太喜歡在除了表演之外的場合表達自己。這個暑期檔,因為出演了束煥執導的電影《鼠膽英雄》,她才以演員的身份坐下來和記者聊一聊。

作為家喻戶曉的喜劇明星、銀幕上的百變女王,蔡明是登上春晚舞臺最多的女演員,也是觀眾心中無可取代的「馬大姐」。

她的職業生涯中幾乎沒有一個角色是雷同的,從十八歲的少女到八十歲的老太婆,從土妞到貴婦,她全都演了個遍。

都說蔡明這兩個字就等於笑聲,一提就會想起她的無數小品,這麼多年來,她熱愛著自己的喜劇事業,總想著只要能逗別人笑,扮丑也不在意。畢竟能給別人帶來歡樂是件有意義的事情,而這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被問到處於如今「功成名就」時還想做一個怎樣的蔡明,她輕抬眉宇:「做蔡明一點兒都不重要,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情才最重要,就比如當『開心奶奶』給小朋友們講故事,只要我還能說話,只要我的腦子還清楚,還能很明確地表達,就會一直做下去。」

《鼠膽英雄》劇照

A 被束煥「軟磨硬泡」,首次演反派

讓蔡明出演電影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為了讓她加盟電影《鼠膽英雄》,春晚老拍檔、編劇束煥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她看完劇本說,這個角色也沒什麼挑戰呀,為什麼非得我來演?我就說,姐,演喜劇的女演員,這個年齡段長得最美的就是你了,你看你身材那麼好,穿上旗袍、高跟鞋一蹬,多美啊!」束煥回憶,當時能讓蔡明出山全靠「連哄帶騙」,當然也得益於春晚高壓下兩人磨礪出的革命友誼:「我和明姐太熟了,她特別熱心腸。從2008年開始,我們每年都會在春晚基地折騰兩三個月,那種巨大的壓力和齊心協力的感覺,若不是親身經歷過是無法體會的。」

談起這段勸說出演的經歷,蔡明忍不住「毒舌」,但語氣中卻也夾雜著對束煥的理解和支持:「他是一位很好的編劇,作為好朋友是必須去幫忙的。大概他不太願意讓別人改自己的劇本吧,一怒之下就自己上了,然後用各種不能稱其為理由的理由來說服我,一直跟我說這次你演的是女二號。等演完了我才發現這部電影一共就兩個女的。」

片中,蔡明飾演飛樂門的大領班花姐,勢利眼、喜歡見風使舵的反派氣質是最吸引她的地方:「演得很過癮。我基本上不演壞人,尤其是現在做了『開心奶奶』要給小朋友講故事。所以這是我演的第一個壞人,也是最後一個。」「這樣的局限選擇對一個想嘗試各類角色的演員來說是種折磨嗎?」「不,因為我更在意孩子們的感受,怕他們失望。」

電影《戴手銬的旅客》

電影《海霞》

B 因悲劇角色成名,本想做「謝芳第二」

雖說《鼠膽英雄》是部喜劇,蔡明可沒覺得拍攝過程輕鬆愉悅,都是對戲極其認真的人,在片場哪來時間歡樂。「每天都是超負荷地工作,上車就睡覺,因為大家都睡眠不足。」

儘管覺得拍電影這事很累,但蔡明走進這個行當正是因為電影。

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主任醫生,從小蔡明就喜歡錶演。很多人不知道,這些年給觀眾帶來如此多歡樂的她,是演悲劇角色成名的。1975年的秋天,對年僅14歲的小蔡明來說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那一年北京電影製片廠出品的電影《海霞》在全國上映,她在片中飾演小海霞,也讓她從一個普通中學生變成了一個童星,「每天都會收到一摞摞的讀者來信,突然就不能經常出門了,因為一出門前後左右基本都是人,大家會喊你的名字。」

1980年,蔡明再次出演電影,在《戴手銬的旅客》中飾演魏小明,憑藉影片結尾的一場哭戲,獲得觀眾認可。那時她最崇拜的就是二十二大影星謝芳,帶著做「謝芳第二」的想法,她決定要將悲劇演到底。

不過,表演藝術家、導演謝添卻認為蔡明可以演喜劇,同樣這樣認為的還有陳佩斯。當年他邀請蔡明出演自己的作品,結果兩個人生生把一集的戲演成了三集,「改劇本過程中,他覺得我的喜劇天賦就像泉水一樣,勸我不如去演小品」。1990年,蔡明與陳佩斯、朱時茂合演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小品——《普拉尼特的長髮》,並登上北京臺,也是在那一年,她認識了之後的老拍檔郭達。次年,蔡明登上央視春晚的舞臺,與鞏漢林合作小品《陌生人》。

1996年央視春晚,蔡明與郭達表演了小品《機器人趣話》。

「開心奶奶」蔡明

C 上臺表演從不緊張,觀眾不笑才緊張

截至今年,蔡明一共上了27次春晚。每年八九月就開始醞釀劇本,11月進組訓練,再到白熱化的排練備戰,在央視影視之家裡磨臺詞、對劇本。

一進春晚劇組蔡明就會說,「今天要是大年初一該多好,這樣這個年我就算過去了」,「大家都特盼著過年,但我特別怕過年,因為創作過程非常艱難。審查透過了,你還要想著全國觀眾看了會不會喜歡?這個問號會陪伴你大半年。」蔡明對每個小品的表現力都要求極高,如果沒達到要求,她絕對不會往外拿,「上臺緊張這事兒從來沒有,我從小演戲就不知道什麼是緊張。我只緊張觀眾的反應,你的一句話說出去大家要有笑聲和反應,如果連反應都沒有,那就真對不起這麼多人熬的夜了。」

蔡明說,每一句小品中的臺詞產出都經過了九九八十一難,文稿改三四十次算少的,最多一次改了八十多稿。「其實笑料真的很難把握,創作中我遵守一點,再逗的梗也必須是角色語言,不是這個人物說的我不要,我不會為了笑料把人物毁掉。」

而她的敬業也是出了名的:可以連續拍攝22個小時,為了角色一會兒減肥一會兒增肥。即便如此,她也經歷過人生的「至暗時刻」——和郭達合作的小品《機器人趣話》。為飾演這個角色她兩個月沒吃過一粒米,瘦到腰圍只有一尺六,「鏡頭會把人放大,所以必須很瘦。而且舞臺上就10分鐘,排練時還剩三個節目就開始候場了,直播時就要提前六個節目。所以那天我在箱子里蹲了大概多半個小時。」在郭達打開箱子的那一刻,她站起來時眼前全是黑的,「但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絕對不能倒下。」

情景喜劇「馬大姐」系列,是蔡明的熒屏經典之作。

D 演馬大姐那四年,因為髮型無法出門

上世紀90年代初,小品舞臺上越來越紅火的蔡明,也沒有落下影視表演,客串《我愛我家》為她開闢了情景喜劇的表演之路。千禧年,英達執導的《閒人馬大姐》可謂是為蔡明量身打造,在這部空前成功的作品中,她將馬大姐這一中年婦女形象演繹得惟妙惟肖。

而馬大姐的外形也影響了蔡明的現實生活,一連四年她都保持著齊耳短髮。蔡明回憶說當時很長一段時間沒法出門,因為那個髮型確實不好看,「不過這個角色真的值,那之後很多人都叫我馬大姐。我12歲就和謝添合作,他告訴我必須要保持童心、相信美好,才會引領美好,這是我一輩子不會忘記的。」

情景喜劇《我愛我家》

被問到是不是一個工作狂,蔡明笑說自己界定不清,但真的太多事等著她去做,就像她最近幾年在做的為小朋友講故事的「開心奶奶蔡明」小程式,每一個故事都需要經過和出版社、兒童文學作家的深入合作,選出最適合小朋友的:「早上十點開始錄音,中午簡單吃點東西,晚十點收工。我講故事要根據孩子們調整狀態,睡前故事好一點,因為聲音比較柔和;講神話故事,就要用全身心去表演,非常累。」她說自己很幸運擁有幾代觀眾,也想用這樣的方式陪伴更年輕的孩子們,「所以,蔡明的一天下來會累到什麼程度呢?就比方說微信上別人要給我打個語音電話或是給我發語音,我只會回他三個字——請打字。」

高密詞

「毒舌」!來源於生活

作為春晚元老,蔡明給觀眾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經典作品。而近幾年,她在小品中飾演的角色多為「毒舌」,春晚一結束,臺詞立馬就成了網路流行語,至今還有不少觀眾在網路上收集「毒舌女王蔡明」的經典語錄,例如「廁所里跳高——過分」「人是微縮的,心是猥瑣的」。

我們創作的東西都是來源於生活的,幽默是通用的。除了機器人那個角色,我們的很多東西基本都是從土裡長出來的,簡單說就是置身於生活,生活就是土壤、創作的土壤。口述:蔡明

怕重複!不能辜負觀眾

老拍檔潘長江眼裡,蔡明就是個百變皇后,無論是機器人、中年婦女、賣樓小姐,還是馬大姐、退休老太太,她都能駕馭。蔡明也認為角色沒有大小之分,即使再小的角色她都可以也必須盡心盡力地去完成,不過,她有一個標準就是——這個角色要有意思。

我就是不想重複,所以把自己累得夠嗆(大笑)。尤其是春晚,大家累了一年了,甭管是大人、孩子,還是老人,都不容易。幾代人圍坐在一起,都盼著在大年三十晚上樂和樂和,我必須送上最有新意最完美的角色,不能辜負這麼多雙期盼的眼睛。口述:蔡明

開心奶奶!下半生重任

「開心奶奶」是現在蔡明最看重的角色。她說自己很開心能夠陪伴80後、90後長大,如今這批小朋友都長大工作了,也當了父母,卻沒有時間陪自己的孩子。她突發奇想,想用自己最擅長的講故事來陪伴80後、90後的下一代。2018年,她開通了「開心奶奶蔡明」微信公眾號,將自己的育兒經驗以讀故事的形式,分享給全國的大朋友和小朋友,她說,這是她下半生最重要的事。

給小朋友講故事是我的夢想,我一直覺得聽故事對孩子們來說是剛需,有些時候給孩子講道理,他們可能聽不進去,會拒絕,但放在好的故事裡他就能接受。我希望二十幾年以後,你們的下一代見到我時會說,是聽我的故事長大的,也希望他們告訴我,遇到挫折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時,是透過我講的故事,去解決的問題,而不是求助父母。口述:蔡明

新鮮問答

新京報:表演中的狀態和你現實生活中差別大嗎?

蔡明:演員只是用表演、形體、語言把角色塑造出來,就像從模子里摳出來一樣,但其實和演員本身沒有任何關係。

新京報:合作過的人都說,你對自己要求很高?

蔡明:我覺得這是應該的。這是工作,而且它有特殊性,太多人在看著你,你要在大年三十晚上,這麼重要的時刻給大家送去快樂,這是責任。

新京報:都說你保養得很好,對身材管理、容顏管理有什麼秘訣嗎?

蔡明:沒有,其實這事兒我真沒在意,有時上個節目還會因為A4腰、芭比娃娃上個熱搜,網友真的太好玩了。但身材這件事情,我有一個很占便宜的地方,就是不饞,很多人說你要克制,很多東西都不能吃,但有人又覺得吃是種幸福。我真是再好吃的東西,吃一點也就不吃了,這可能也是我不會發胖的原因。

新京報:很多觀眾都是看著你的電視劇、小品長大的,我們特別怕……

蔡明:怕我消失?(大笑)變老?

新京報:那你自己會擔心年齡問題嗎?

蔡明:為什麼要怕變老呢?蔡明阿姨已經老了,如果我不老怎麼陪你們幾十年呢?那不成妖怪了(大笑)。我就覺得一個人不要害怕年齡,不裝嫩、不怕老,再加上一個健康的身體和心態,你將在任何年齡段都無可挑剔。

新京報:不過很多觀眾真的害怕你變老,對這些人有什麼話想說?

蔡明:不要怕我變老,蔡明阿姨只要身體還好,就能做很多事情。既然我已經陪你們長大了,不如就陪你們的小朋友長大吧,也為你們減輕一些負擔,講故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采寫/新京報 記者 周慧曉婉 實習生 李如湄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