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人物 >

蔡元培先生的北大往事

2019-10-13    作者:宋子節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VIEW:

蔡元培先生

那年冬天,他與北大的不解深情

1917年1月4日。時為國立北京大學的校門口,所有校工畢恭畢敬,迎接新校長的到來。

一位風度翩翩的學者從車上下來,竟然先脫帽鞠躬,向校工緻意。

這一舉動引起不小的轟動,要知道,彼時國立北京大學官僚氣息濃厚,校長是大總統直接任命的要員,進門時校役需行禮,校長大人自是不必側目。

這位儒雅的學者正是蔡元培,後來被北大學子們尊稱為「永遠的校長」。他的雕像至今佇立在燕園,與北大共沐春夏秋冬。

蔡元培的到來,書寫了北京大學乃至中國文化思想界的嶄新篇章。

彼時北大非此時北大也。

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學慶祝建校120週年。長期以來,北大始終與祖國和人民共命運,在各個領域為國家作出了重要貢獻。

然而,時光倒流回民國初年,當時的北大卻是一個「很多大學問家聽到都頭疼」的地方。

彼時的國立北京大學本質上是一所培養官員的學堂,官僚氣息濃厚,學風不端,教風散漫。

大部分學生「學而優則仕」,念書是為了混個文憑,然後當官;

許多老師「走後門」進來,為的是拿一份公家的薪資。老師上課,發給學生一些印好的材料,然後照本宣科一讀就下課;

官僚習氣,腐敗積弊,但因背景特殊,沒人敢管,前後5任校長都是滿腔熱血而來,遺憾而去。

彼時的蔡元培,也正為教育奔忙。

1912年,孫中山在南京成立臨時政府,蔡元培應邀擔任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教育總長。

他主持制定了《大學令》、《中學令》等,奠定了從幼稚園到小學、初中、高中、大學,乃至研究院的中國現代教育體系。在這段時間裡,蔡元培已經勾畫出了中國未來教育的藍圖。

歷經亂世,屢經失敗,卻不曾喪失教育救國的信念。

1916年,教育總長范源濂請他就任國立北京大學校長。

朋友大都勸他不必就職,「學校太腐敗,進去了,若不能整頓,反于自己的聲名有礙」。

也有人說:「既然知道腐敗,更應該進去整頓,就是失敗也算盡了心。這也是愛人以德。」

從1916年秋接到范源濂的電報,到12月26日被正式任命為北大校長,蔡元培躊躇了三個月。最終讓他下定決心的,是自青年時代就有的「教育救國」之夢:

「吾人苟切實從教育著手,未嘗不可使吾國轉危為安。」

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1916年12月的北京,天寒地凍。

在北京前門附近的旅館走廊,有一位身穿長袍,戴著眼鏡的文化人不停徘徊。

旅館夥計一打聽,原來是這位先生要拜訪一位客人,可是這個人正在客房裡睡覺。這位先生招呼夥計不要叫醒他,而是拿一個凳子坐在房門口等候。

這位先生,就是蔡元培。而他想見的人,是陳獨秀。

蔡元培為什麼急著要見陳獨秀?他想請陳獨秀做北大的文科學長。

陳獨秀與蔡元培早已認識。陳獨秀以及《新青年》在青年中的號召力,也是即將上任的蔡元培所需要的。

講明來意,陳獨秀卻嫌自己學歷有些低,難以擔起文科學長的重任,便向蔡元培推薦說:「我有一位朋友留學美國,叫胡適,是哲學博土,年齡比我小,學識不薄,詩書文論俱佳,能有他任文科學長最好。」

於是,獲得校長授職、尚未正式就任的蔡元培,一出馬就將陳獨秀、胡適兩位知名人物招致麾下。

要想讓北大變成真正治學的場所,需要「不拘一格降人才」

新舊政體交替之際,許多學人未能獲得正式學位文憑,如何衡量其學術能力,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蔡元培的眼光與判斷。

「北大落榜生」梁漱溟年紀輕輕著有論文《究元決疑論》,被蔡元培看到了,認為水準很高,邀請他來學校講哲學;

在新聞界嶄露頭角的徐寶璜任北京大學新聞學研究會副會長,新聞學導師;

任命國內第一個介紹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夏元瑮做理科學長;

當時因參與支持袁世凱「籌安會」而在天津潦倒的國學大師劉師培,同樣接到蔡元培的邀請,被聘為文科教授,主講中國文學史;

1920年,蔣夢麟、蔡元培、胡適、李大釗(由左至右)在小院門口合影

新文化運動代表人物陳獨秀、胡適、錢玄同、劉半農、李大釗;政治保守、國學功底深厚的劉師培、黃侃、辜鴻銘;留學歸來的李四光、丁燮林等,以及法科領域馬寅初、陳啟修……一時間,北大名師薈萃,百家爭鳴,出現中國群星閃耀的盛景。

於是校園裡可見拖著長辮的辜鴻銘不買胡適的賬;堅持舊文學的黃侃在課堂上大罵倡導新文學的師弟錢玄同有辱師門;辜鴻銘、劉師培與黃侃、陳漢章、梁漱溟等人,構成的 「舊派」與新派對壘,一時爭論不休。

「我素信學術上的派別,是相對的,不是絕對。所以每一種學科的教員,即使主張不同,若都是『言之成理、持之有故』的,就讓他們並存,令學生有自由選擇的餘地。」

這是蔡元培先生對「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主張與堅持。面對新派學生一味攻擊舊派的辜鴻銘、劉師培等現象,蔡元培出面勸導,「我希望你們學辜先生的英文和劉先生的國學,並不要你們也去擁護復辟或君主立憲」。

這一系列人事任免,為北大注入活水,構成蔡元培辦學所倚重的基本力量。

對於北京大學和蔡元培來說,1917年都是一個極其重要的轉折。以蔡元培入主北大為標誌,新文化運動有了陣地,新舊兩個陣營最活躍的思想者們由他而匯集在了同一場域。

沙灘紅樓為北大舊址

「北大在維新變法中成立,卻在蔡元培先生擔任校長時才真正誕生」

1月9日,國立北京大學開學儀式上,蔡元培以校長身份進行了就職演說:

「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大學生須抱定宗旨,為求學而來。砥礪德行,肩負力矯社會頹俗的重任;敬愛師友,師生應以誠相待,敬愛有加。」

蔡元培告訴學生們,讀書要抱著求學的宗旨,不要那麼功利。

「大學為純粹研究學問之機關,不可視為養成資格之所,亦不可視為販賣知識之所。」

「學者當有研究學問之興趣,尤當養成學問家之人格。」

蔡元培又對老師們說:

「教育是幫助被教育的人,給他能發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於人類文化上能盡一分子責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種特別器具。」

諍語良言,至今仍餘音迴響,擲地有聲。

無數名家在此以辛勤汗水與畢生所學,耕耘北大的學術沃土。

漸漸教風端正,學風清明。

在這片土地上,蔡元培盡量培養學生的興趣,鼓勵社團活動。新聞研究會、學術講演會、音樂研究會、畫法研究會、體育會等,注重學生德智體美的全面發展。

蔡元培常利用自己的人脈為學生請來業界名人指導。比如音樂研究會請來蕭友梅、畫法研究會請來陳師曾、徐悲鴻等。

徐悲鴻作《魯迅與瞿秋白》畫稿

教育以德育為先。主政北大後,蔡元培將老友李石曾早年在上海發起的「進德會」移植到北大,要求入會者戒除嫖賭等惡習,修身養性。

彼時北大,再不是腐朽的官僚養成所,而是真正實現了教育民主和教育平等。

啟迪民智,開拓新風

不僅如此,蔡元培還設立了一系列有利於「啟迪民智」的舉措——

北大允許校外生旁聽課程,正式生、旁聽生和偷聽生共處一堂。

1918年4月,北大開辦校役夜班。提倡平民教育的蔡元培認為,但凡有求學之心者,便應當獲得同等的機會。

1920年北大招收女生,首開大學教育男女同校的先河。

短短几年裡,北大不但成為北方第一學府,也成了全國第一學府。

經營北大之難,難在樹立其「學府」的本質,摒除其「官府」的實質。而蔡元培先生以其兼容并包的學術胸懷,與堅定決絕的改革信念,為北大去封建沉疴,樹發展方向。

滄海動風雷,弦誦無妨礙。到如今費多少桃李栽培,喜此時幸遇先生蔡。」這段歌詞,曾記錄下北大師生對蔡校長執掌北大的感激之情。一百多年過去了,北大學子仍然忍不住時時回望蔡先生的背影,從他那裡汲取思想、學術與人格的力量,自省、自勵,不斷前行。

歷史上的今天,他曾以一人之力,撥開學府的迷霧,點燃思想的火種。正如美國學者杜威所評價:「以校長身份,而能領導那所大學對一個民族、一個時代,起到轉折作用的,除蔡元培外,恐怕找不出第二個。」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