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人物 >

錢玄同逝世80年:因為他,周樹人成為了「魯迅」

2019-10-13    作者:藝文星青年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VIEW:

【藝文星青年按】甲午海戰之後,中國作為天朝上國的幻夢澈底破滅。

風雨飄搖,政治破敗,但始終有一群知識精英保護著中國的尊嚴和氣脈。他們或尊崇古道,或尋求新知。

觀點衝突激烈,但竭力為中華民族尋得一線生機。

中國現代思想家、文學學家、新文化運動的倡導者錢玄同就是其中一員。

錢玄同

錢玄同(1887~1939),原名錢夏,號疑古,浙江吳興人,北京大學教授,「新文化運動」代表人物。

早年留學日本,曾任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五四」時期參加新文化運動,提倡文字改革,曾倡議並參加擬制國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他在新文學運動、新文化運動、國語運動、古史辨運動以及音韻學諸方面都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他是「五四」文學革命中的一員驍將,是國語運動的積極參加者,本質上仍是為探尋中國文化未來的方向而奮鬥。

1939年1月17日,錢玄同在北京逝世。

在錢先生逝世80年之際,讓我們重溫這位學者對民族的貢獻。

吼醒周樹人

1917年初,錢玄同擔任《新青年》編輯,正在為雜誌尋找合適的撰稿人。他常常到宣武門外紹興會館,勸說居於此處的周樹人、周作人兩兄弟投稿。

周作人很快就有稿子交來,而其兄周樹人卻遲遲沒有動手。

一天,錢玄同與跟周氏兄弟在補樹書屋的老槐樹下進行了一場石破天驚的談話:

周樹人:「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毁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從昏睡入死,並不感到就要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

錢玄同:「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毁壞這鐵屋的希望!」

錢玄同的話切中要害,打動了周樹人的心,使他走出隱默,終於寫出了震耳發聵的抨擊舊禮教的白話文小說《狂人日記》。

從此,周樹人的創作一發而不可收,小說、雜文等作品不斷,在同舊世界的鬥爭中,衝鋒陷陣,所嚮披靡,成為文化革命的主將。

巧演雙簧信

1918年,為擴大《新青年》的影響,錢玄同和劉半農以一反一正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寫文章,批駁腐朽落後、反對新文化運動的頑固派。

錢玄同化名「王敬軒」在《新青年》上發表題為《文學革命之反響》,羅織新文化運動種種罪狀;還特意大大讚揚了當時的桐城派古文家林紓「斟酌盡善盡美,如雲吟邊燕語」;

劉半農撰寫了萬餘言的《復王敬軒書》,針對「王敬軒」所提出的所有觀點一一駁斥,並譏笑林紓翻譯名著雖多,卻沒有什麼價值。

一來一往中,將晚清「桐城派」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林紓拉進了論戰之中。在「雙簧信」的明顯挑釁之下,林紓不僅直接寫信給蔡元培要求校長主持風化,還透過撰寫小說來指名道姓地痛罵新文化人。

蔡元培不僅反駁林紓,也向整個社會表明他對新文化運動的態度。蔡元培說:「對於學說,仿世界各大學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并包主義,……無論為何種學派,苟其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尚不達自然淘汰之運命者,雖彼此相反,而悉聽其自由發展。」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理念也流傳開來。

林紓和蔡元培都是當時的學界名流,他們之間發生的問答、爭辯非常容易引起公眾的注意。在新聞媒體宣傳下,很快成為大眾關注的熱點問題。

一次「雙簧信」,為「新文化運動」製造一次聲勢浩大的廣告宣傳。

提倡白話文

錢玄同在新文化運動中的功績顯而易見,最明顯的事實是,今天我們熟知並廣泛運用的標點符號、阿拉伯數字及漢字橫排等等,正是錢玄同「提倡白話文」的結果。

他早年積極宣傳漢語改用拼音文字,曾採用國際音標制定漢語拼音字母。

提出規定文法之詞序;小學課本、新聞紙旁註注音字母;文章加標點符號;用阿拉伯號碼和算式書寫數目字;用西元紀年;書寫方式改左行直下為右行橫迤等,都是有關文化教育方面重大改革的首倡。

現代的人在使用標點符號時,大概不會想到這是出自錢玄同這位文字音韻大家之手。

反綱常名教

錢玄同幼時在家中所受封建禮教頗多頗嚴,因而對三綱五常等舊禮教最痛恨,是一個敢于向舊禮教宣戰的先鋒大將。

舊社會文人嫖娼、納妾都是平常事,錢先生從不嫖娼。有人以他妻子徐婠貞身體不好為由勸他納妾,錢先生嚴辭拒絕,說:「《新青年》主張一夫一妻,豈有自己打自己嘴巴之理。」

錢玄同夫婦與其子錢三強

錢玄同曾大力支持長子秉雄自由戀愛,多次表示做父母的絕對不干涉。他親自發請柬邀請親朋好友百餘人到中山公園今雨軒,為其長子舉行訂婚儀式。他稱讚自由戀愛是進步,並再次大聲呼籲:「反對包辦式的婚姻 !」

錢先生還說:「三綱像三條麻繩,纏在我們的頭上……我們以後絕對不許再把這三條麻繩纏在孩子們頭上!可是我們自己頭上的麻繩不要解下來,至少新文化運動者不要解下來,再至少我自己就永遠不會解下來。為什麼呢?我若解了下來,反對新文化維持舊禮教的人,就要說我們之所以大呼解放,為的是自私自利,如果藉著提倡新文化來自私自利,新文化還有什麼信用?還有什麼效力?還有什麼價值?」

熱血照忠心

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後,曾經留日的錢玄同當即與日本人斷絕交往。

1933年,日軍突襲山海關,華北危急,錢玄同痛感於日本侵凌,而自己缺乏「執干戈以衛社稷之能力」。

1937年盧溝橋事變,北平淪陷,師大遷往陝西,錢玄同因病留平。他託人寄語隨校西遷的老友黎錦熙,宣稱決不「汙偽命」。在北平淪陷以前,他認為凡去偽滿和冀東偽組織求職和授課的都叫「汙偽命」。次年,他又對北師大秘書汪如川說:「請轉告諸友放心,錢某決不做漢奸!」

三子承父志

錢玄同不僅將自身的事業奉獻給民族發展,也以做「新中國的新人物」的目標來塑造自己的下一代。

錢家成年的三個兒子非出自北大,即出自清華。而錢三強在今日中國的知名度已遠超其父。

中國原子能科學事業的創始人,被譽為「中國核子彈之父」的著名科學家錢三強

錢玄同曾教育錢三強要認真學好外語和自然科學,教育他「對於一切事物應該用自己的理智去分析,研求真相。」並給20歲的錢三強題贈「從牛到愛」,鼓勵兒子學習牛頓和愛因斯坦,體現出錢玄同對兒子知識教育以國學為主轉向以科學為主。

正是父親的鼓勵,讓錢三強一次次堅定信心,不斷攀登科學高峰,終成我國中國原子能科學事業的創始人,「兩彈一星」元勛。新中國成立後,他為研製核子彈、氫彈,到中國整個高能物理科學的發展,都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闖將」的一生

1939年1月17日,錢玄同患腦溢血辭世。《文獻》發表署名樂顏的《悼錢玄同先生》一文,為其蓋棺定論稱:「在『五四』時期新文化運動之中,錢玄同的鬥爭精神,表現幾在任何一位同時代的鬥士之上……」

回首錢玄同先生的一生,其思想激烈,主張常涉兩個極端,十分話常說到十二分。由於年輕氣盛,甚至鼓吹過「廢除漢字」,稱「漢字不死,中國必亡」。

但在搬動一張桌子、改裝一個火爐也幾乎要流血的舊中國,在跟肉體和精神均已硬化的頑固派作鬥爭的過程中,非有大力難開新地,非有堅兵難摧敵壘。

20世紀初是一個風雲際會、變化萬千的年代,一群有抱負的中國知識分子在黑暗中探索國家與民族的出路和希望。他們之中有的人墨守成規,有的人銳意進取,有的人尊孔復古,有的人崇尚西化。正是這無數多的聲音與吶喊匯聚在一起,漸漸踏出了真正的道路。在這條路上,每一位真心為國為民而鞠躬盡瘁的人,皆為鬥士。

友好提示:本文為人民網文化頻道官方微信號「藝文星青年」(wenyixingqingnian)出品。歡迎轉載,請註明來源,謝謝合作!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