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文化 >

河南考古70年:重現華夏文明基因譜系

2020-01-07    作者:桂娟、韓朝陽   來源:新華網   VIEW:

 距今8000多年的賈湖骨笛、轟動考古界的二裡頭綠松石青銅牌、殷墟卜骨卜甲……一件件文物出現在眼前,歷史悠久的華夏文明「活」了起來,70年的考古發現還原了華夏文明的真實面貌。

近日在鄭州博物館開展的「追跡文明——新中國河南考古七十年展」上,1225件(套)珍貴文物展示了河南70年來的重大考古發現,華夏文明的基因譜系和發展鏈條得以重現。

新中國考古第一鏟從河南揮起

「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國史。」河南是中國文物大省,也是近代中國考古事業成長的主陣地,新中國考古第一鏟正是從河南揮起。

新中國成立後,百廢待興,考古事業也期待著復興的契機。1950年10月,新成立不久的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河南輝縣開始了第一次考古發掘,從此拉開了新中國田野考古發掘工作的大幕。

「有厚重文化底蘊的河南引領了中國考古學的發展。」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何毓靈說,「新中國成立後,在河南進行的一系列考古發掘為全國培養、輸送了一批考古人才,建立起考古的理論體系和實踐方法。」

70年來,河南也在考古發掘中取得諸多成果。河南博物院研究員李宏介紹,河南現有可移動文物470餘萬件,其中80%是新中國成立後發掘出土的;自1990年開始評選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中,河南已入選45項;2001年評選的「中國20世紀100項考古大發現」,河南有17項入選。

李宏說:「河南見證了中國近代考古學從誕生到成長,並一步步發展、壯大的全過程。」

諸多歷史謎團在中原大地揭開

展廳里10餘件來自二裡頭遺址的出土文物,將人們的思緒引向3800年前的王朝都邑。那時,「滿天星斗」般璀璨的邦國時代拉下帷幕,中國最早的夏王朝揭開神秘面紗。

河南是夏商王朝核心分布區域,新中國成立後新發現的登封王城崗遺址、禹州瓦店遺址、新密新砦遺址、二裡頭遺址,成為夏文化研究的主陣地。

在二裡頭遺址,有中國最早的「紫禁城」、中國最早的城市主幹道網、中國最早的青銅鑄造作坊……歷經幾代人的不懈探索,二裡頭遺址發現了大規模的宮殿建築群、都邑格局和作坊遺蹟,出土文物萬餘件,成為尋找夏代最重要的一把鑰匙。如今,二裡頭文化主體部分為夏文化已被大多數人所接受。

夏亡商興,王朝更替。隨著安陽殷墟考古發掘地深入推進,集王后、將軍、祭司、母親於一身的婦好將3000多年前商代王室生活圖景展現給今人,殷墟婦好墓年代明確、墓主人身份清楚、遺存豐厚,為解開商王朝歷史提供了實物證據。

偃師商城、鄭州商城、鄭州小雙橋和安陽殷墟……隨著一個個商代都城遺址的發現發掘,商代早、中、晚期的社會面貌逐漸清晰。

鄭韓故城、三門峽的虢國墓地、平頂山的應國墓地……70年來,河南考古揭示出兩周列國豐富多彩的文化,從禮制森嚴到禮崩樂壞,從天下共主到諸侯爭霸,豐富的考古發現對兩周列國的文獻記載進行了印證、補充、改寫與詮釋。

「歷史上有許多懸而未決的疑案,也有很多隻在史料文獻上留下隻言片語的歷史事件,這些未決的疑案和未知的歷史都需要透過考古來解答。」李宏說。

勾畫華夏文明發展歷程

80多歲的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專家、北京大學教授李伯謙仔細端詳一件件考古文物後,感慨道:「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從夏商周到唐宋元明清,歷代的考古發現河南都有,這就勾畫出了華夏文明的發展歷程。」

在考古學家看來,考古的作用絕不僅是「挖寶」,其關鍵意義在於「正經補史」,探索文明發展的脈絡。「河南70年來的考古發現建立起新中國考古的年代框架體系。」何毓靈說,河南對夏商周的考古研究為探究中華文明的起源、中國早期國家的誕生等重大課題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70年間,河南不斷透過考古重現華夏文化譜系。孫家洞、許昌靈井、老奶奶廟、李家溝等遺址的發掘與研究正在勾勒河南舊石器時代的清晰面貌;西坡、青臺、雙槐樹、王城崗、新砦、瓦店、二裡頭等遺址的新發現進一步明確了中原在華夏文明起源中的獨特地位,展現了華夏文明向廣域王權國家發展的圖景;殷墟和鶴壁浚縣辛村的新發現,為殷商後期文化以及尋找朝歌提供了線索;兩周、秦漢、隋唐、宋元、明清,以及陶瓷考古、城市考古、隋唐大運河等重要考古領域在河南都有不少新發現。

河南省文物局局長田凱說:「河南作為華夏文明的核心區,保留了歷史與文化的完整鏈條和基因譜系,要不斷透過考古重建起比文獻歷史更豐富、更廣博的可以觸摸的歷史。」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