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藝術 >

方寸之間 雅俗共賞

2019-08-27    作者:曹芙寧   來源:美術報   VIEW:

「雅」和「俗」作為中國傳統美學中的一組重要的審美標準,對立統一、相互交織。幾千年來,以其豐富的內涵,定義著不同種類的文化藝術。

在中國傳統文化藝術中,「雅」一直占據著主導地位,「俗」則一直被視為否定性的東西,尚雅貶俗一直是傳統文人思想中根深蒂固的審美觀念。而在傳統的中國繪畫當中,則被如此區分:雅的文化更加重視心境與境界,而具有這些特徵的藝術作品往往能夠得到文人雅士的青睞,而富貴稚氣的藝術作品有廣泛的受眾,由於這些作品表達了人們的美好願望和期許,甚至是現實世界的真實再現而得到了平民百姓的喜愛和推崇,也正因為如此,才被冠以俗的標籤。然而,這種割裂兩者的現象並非健康的藝術導向。

各占的比重更能合理定義

如今,無論在哪個領域,大家都會賦予雅俗一定的含義。然而這些定義的合理性又有多少呢?雅俗的界定無非是前者需要精神和內容的雙重支撐,而後者只需要內容支撐,那麼所謂的「精神」又來自於哪裡呢?來自不同群體、不同領域的人的意識和思想。

在我看來,對雅俗的理解無法用對與錯來區分。「雅俗」屬於中國傳統美學中的眾多對偶範疇之一,牠們是對立統一的,不易截然區分彼此,因此如果只以難易對雅俗進行區分似乎過於簡單化。可以說,所有的藝術作品中都有雅俗兩種因素存在,如果實在要對俗藝術與雅藝術做一個明確規定的話,那麼我認為以藝術作品中雅俗因素各占的比重來說明,似乎更合理些。

顯然,隨著大眾認知水準的提昇,審美觀念不斷更新變化,隨之而來的是雅與俗之間的界限的模糊再劃分,沒有恆久的「雅」,也沒有永遠的「俗」。在不同的領域當中,人們將他們賦予了一定的內涵,而這些也往往包含著人們對其專業領域的認知以及個人的感情色彩。

譬如文人雅士更青睞那些表達心境、意境,推崇天人合一境界的畫作,大眾則會被反映勞苦大眾生活並具有極高人文內涵的作品所吸引。因此,明確地區分雅俗之別是不可取的,藝術作品中雅俗觀的嬗變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程,二者關係也流動多變,所以說雅俗合流是藝術審美發展的必然趨勢。

大雅若俗是常見審美現象

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多種藝術形式都是相通的。甚至有一些文化或是藝術品本身就是這種滲透融合下的產物。我國的剪紙藝術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伴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一些原本多見於大戶人家的文化載體變得平民化。精緻的年畫、窗花以及其中蘊含的豐富寓意,這些原本貧苦人家可望不可及的雅,變為了走入千家萬戶的俗。百姓的剪紙上出現了蘊含「祥龍戲珠」寓意的精緻圖案,年畫上也多了包含「封侯多壽」的美好期盼。

再比如當下流行的嘻哈說唱文化,其實就是新時代下文學與音樂相融合的產物;還有當下流行的波普藝術,作為主要源於商業美術形式的藝術風格,也可以說是藝術設計同快餐文化結合下的產物,最終為商業來服務。

而典雅與庸俗是雅俗觀念中互相對立的兩個方面,表面來看,二者之間格格不入,但是正如一切矛盾的對立雙方都可以有條件地轉化一樣,兩者之間也會由於時間空間的不同而互相轉化、互相滲透。這個過程中也會由於量度的不同而出現「大雅若俗」與「附庸風雅」等現象,增加了對其概念界定的難度,也增強了對雅俗觀念研究工作的樂趣。值得一提的是,所謂大雅若俗,是擯棄人為造作,任其自然率性而行,返樸歸真,是審美主體文化素養達到一定層次的反映。

雅中含俗 俗則通雅

朱自清先生指出「雅俗共賞」是以雅為主的,從宋人的「以俗為雅」以及常語的「俗不傷雅」,更可見出這種賓主之分。他認為雅俗共賞是指雅俗間界限的模糊,以及二者間的相互融合。其實,雅俗共賞並不是指無條件、無差異的共賞,只有在一定的前提條件下,才能實現它的審美價值。兩者本身並沒有明確的分界,而是雅中含俗,俗則通雅。

近年來,與傳統概念文化境況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俗文化的大流行,一反社會常態,「俗」文化在資本市場的加持下對「雅」文化產生了巨大衝擊,「雅」文化在宣傳下,加速轉化為大眾接受的「俗」文化。這既是高雅藝術融入生活的良好現象,同時也令人擔憂,如何避免「高山流水」的藝術變成「下裡巴人」的快餐文化,如何讓藝術作品不因利益驅動的浪潮而失去思想,是藝術創作者面臨的新的嚴峻挑戰。

(作者系中國美術學院藝術設計學院綜合設計系研究生)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