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藝術 >

南方日報:反對人體寫生是審美不足

2019-09-20    作者:王慶峰   來源:南方日報   VIEW:

近日,有網友上傳了一組大學美術課堂教學照片,配文稱「川美院長親自寫生示範確實厲害」,但是「該不該畫裸體」卻引髮網友熱議。川美院長在回應中說:「我認為沒有必要大驚小怪。美院都在畫人體,畫人體是為了讓學生研究人體的構造。抨擊此事的這些人才是美盲,說明我們在美學普及上任重道遠。」

該不該畫裸體,一百年前就已是飽受爭議的話題。上世紀20年代,中國新文化運動名人蔡元培感嘆說:「前進一步,談何容易!就說這人體模特兒吧,也許還有反復,多次地反復啊!」如今看,還真是被他說中了。在人體寫生成為全球標準美學課程的同時,竟然還有一些人將裸體與低俗、羞恥、淫穢畫等號,這顯示的是審美能力不足。由於美學教育長期缺失,不少民眾在美學知識上一片空白,「一見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裸體」,是相當不正常的現象。

人體是美學中的嚴肅題材,對美術生的觀察和造型能力訓練有很大作用。就好比醫學生要經歷解剖課,人體課對美術生也是必不可少的。毛澤東早就認識到了這點,他曾經兩次對人體寫生發表意見,一次說,「畫男女老少裸體model是繪畫和雕塑必須的基本功,不要不行」,一次說,「畫畫是科學,就畫人體這問題說,應走徐悲鴻的道路,而不應走齊白石的道」。可見,人體寫生是客觀的藝術創作,今天已經有許多人接受了裸體寫生,這本身就是社會進步的表現。

對比國外,早在古希臘羅馬時期,街頭就開始立起一座座裸體雕塑,《三女神像》《擲鐵餅者》《維納斯》等至今熠熠生輝,藝文復興時期的《大衛》,19世紀羅丹的《思想者》等,也都舉世聞名。而在我國繪畫史上,「身體」作為獨立的表現對象,長期缺失是不爭的事實。如徐悲鴻所說,「文人畫一般無人,即便有人,也無表情,並且有衣無骨,架頭大,身子小」。對人體的刻意迴避,不僅產生了誨淫誨盜的思想,一段時間內,也導致了透視、解剖等科學知識的落後。

古語云:「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尚美之道,千古之風。」我們強調審美意識,固然要強調精神之美,但也不能迴避身體之美。藝術界認為,人體是形式之美與精神之美的統一體,透過對人體模特兒的觀察,人們不僅可以創造各種各樣的人體形式,更可以捕捉到千姿百態的「精神面相」,從而重新發現人、認識人。站在這樣的角度上,我們需要正視人體之美「不彰于中國」的現狀,把美學教育作為一門重要的實踐活動,讓人們更多地接受美學教育,促進學科體系的完善。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一些美術院校開設人體寫生引發爭議,甚至被迫取消寫生課,也反映了一些人包容心的缺失。在很多時候,我們不必去瞭解一門專業知識,但對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最好不要輕易地表達反對。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動不動戴著有色眼鏡看他人,強化自己的刻板印象,這本身就是審美不足的表現。

  • 責編:admin
0

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