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藝術 >

錢江晚報:爭議人體寫生,如此倒退不該有

2019-09-20    作者:魏英傑   來源:錢江晚報   VIEW:

這是一場本不該發生的爭論。據9月18日紅星新聞報道,近日有網友上傳了一組大學美術課堂教學照片,配文稱「川美院長親自寫生示範確實厲害」,不料這些照片卻引起了「該不該畫裸體」的熱議。

網上跟帖中,有人聲稱「我四十年來最搞不懂的是,能用照片解決的事為什麼非要用人體模特」,有人乾脆說「藝術就是耍流氓!啥不能畫,非要畫不穿衣服的」。如果這只是一些人胡說八道也就罷了,但有網友留言稱,自己學校的藝術系,就因為部分家長和學生極力反對,取消了模特寫生這一項,這就不能不引起注意和警惕了。

人體寫生是不是耍流氓?這個問題問出來就很無聊,很荒謬。不說西方藝術的悠久傳統,國內在一百年前對這個問題就有所討論。著名畫家劉海粟、美術教育家李叔同在20世紀初就先後將人體模特應用於美術教學。

1914年,李叔同在浙江第一師範學校開設第一堂人體寫生課,模特是一名40來歲的男子。劉海粟在上海美專也是從1914年開辦人體寫生課,不過最初只能聘請到男孩、成年男子來當模特。至1920年7月20日,在新學期第一堂人體寫生課,首次採用真人女模特。也就是說,一百年前國內就開始採用女模特進行人體寫生。

當年劉海粟這麼做,也被許多人視為有傷風化,甚至還被當時的軍閥孫傳芳所威脅,這場風波延續了多年才了結。但這可以看作國內人體繪畫的一個啟蒙時期,此後雖然也斷斷續續有些風波,但總的來講,人們終於逐漸認可,人體寫生是一門學習西方美術的基礎訓練。只是沒有想到,在100年後的今天,還會有人把這視為洪水猛獸。愚昧思想以如此蠻橫的新花樣呈現,不能不令人震驚。

從網上跟帖來看,這事情不光是「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那麼簡單。外行看熱鬧,取的是圍觀而不介入的態度。但這些網友一上來就上綱上線,武斷地把人體寫生當作「耍流氓」,一點也沒有尊重藝術(內行)的態度,而是一棍子打死的口氣。這究竟是無知者無畏,還是別有目的,值得深思。這種不寬容的心態,只會扼殺藝術的進步,拉低一個社會的人文水準。

尤其是要警惕這背後思想觀念的退步。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這背後就在於堅持解放思想,不斷擴大開放。否則,就可能回到閉關鎖國的老路。雖說裸體寫生只是一場「茶杯里的風暴」,但其折射出部分人在思維和觀念上的退步,不能不加以重視。這種思想退步,經常體現在對常識的藐視,以及對專業知識的無視。為什麼要用裸體寫生,這種網上搜索就能找到答案的問題,都能被有些人拿來大做文章,就是明證。

也許我們不必苛求每個人都有很高的藝術修養,但對專業的事情不橫加干涉,這其實更是一個關乎文明的話題。敬畏常識,尊重知識,無論何時,我們都該有這樣的底線和共識。

  • 責編:admin
0

閱覽: